中      文    ᪠ᨕ᩶་᫗ᨑᨵ    ENGLISH

首    頁    關於本會    法會訊息    消息/公告    上師開示    慈影蓮音    成為會員    聯絡我們

第一任寺主

第二任寺主

第三任寺主

第四任寺主

第五任寺主

第六任寺主

第七任寺主

第八任寺主

第九任寺主

 

任寺主  第三世喇智·鄔金尕昂尼瑪仁波切

濁時持戒之王——怙主鄔金尕昂尼瑪仁波切,別稱:圖旦尕昂尼謝夏智誠立吉祥賢尊者。如經雲:“將來末法後五百年時,正法會極度衰落,然而持戒、持功德、持智慧的菩薩摩訶薩將出現。”持明降魔金剛伏藏授記中雲:“修布華吉僧格化身,誕生於噶陀名為昂,十地瑜伽師誒瑪火,誰見聞者得持明地。”法王熱那林巴伏藏授記中雲:“金剛手化身善巧渡眾,名有旺字降世于康區。”

第三世喇智·鄔金尕昂尼瑪仁波切誕生于安多阿炯貢瑪倉噶陀部落(今青海省果洛州甘德縣境內)地方,化身為金剛手菩薩,有為昂字持佛教者。持明嘉村寧波伏藏授記中雲:“身穿袈裟名為尕者,出現諸多不定違緣,若是修持諸多竅訣,得悉地除障壽圓滿。”此預言中第一句前半部分,預示了出家比丘相,後半部說明名中字;第二句預示出現種種違緣障礙;後面兩句預示修竅訣得悉地消除障礙增壽圓滿。授記《日月拼合》中雲:“密主化身具德相,心間以吽字為名,我慢貴姓名為尕,定會降世於噶陀。”持明門久多吉(不變金剛)伏藏授記中雲:“於此地北方之處,出現持佛教證者,名為恰美與鄔金,臉部以黑痣為飾。”此中同樣預示了出生地、法名、氏族、象徵。安蘭·嘉瓦卻央之化身蔣智若貝多吉伏藏授記中雲:“鄔金第二佛化身名尕,結緣者吉祥大樂莊嚴,安慰眾生菩提行者‘尼’,一切事業為善業之力,度化九生有情誒瑪吙。”此中預示了尊者兒童時代的法名。法王王子貝瑪誠立授記中雲:“北方將生名格爾哇,振興佛教證與戒律。”對尊者誕生的地方達唐北方,法名中間字,以及未來受持佛教和持戒僧團弘法事業興盛,都做了詳細的預言。所有聖者所讚歎那般。至尊彌勒菩薩曰:“殊勝入胎及,姓氏母系氏,眷屬與化身,具出離菩提,功德已圓滿。”具足十地菩薩氏姓源流圓滿的傳下來的尊者。尊者高貴的姓氏,從色吉卓日孟波種姓傳于將日光明聖地守護者之子嘎陀·拉索,光明天種姓未間斷地傳于阿窘貢瑪大臣嘎陀·阿波;族姓是孟波東格後裔;母系氏果洛蔣康公主索南吉;姓氏與母系氏圓滿。

尊者於藏曆第十六勝生鐵虎年(西元1950年),在伴隨著種種神奇的瑞祥,誕生于黃河岸邊的夢龍山麓,父親是阿窘王的貢瑪大臣嘎陀·阿伯,母親是果洛蔣康公主索南吉,取名為鄔金尼瑪。

西元1953年,尊者四歲時,文殊菩薩化身喬智·秋吉達瓦仁波切認證其為怙主喇智仁波切的轉世能智嘉措的轉世靈童,並認養。西元1954年,尊者五歲時,邀請尊者到達唐寺,初次蒞到達唐寺的尊者,看到寺院下部喇智·班瑪噶王丹增仁波切所造的尊勝大塔時說道:“為了建好此大塔,我費了不少功夫。”同時講述了前世諸多的事。喬智仁波切親自主持尊者的坐床典禮,並派色日文博·更桑任尊者經師。尊者智慧超群,過目不忘,學習起來輕而易舉甚至無師自通。西元1957年,尊者八歲時,此時通曉所有藏文經函。該年喬智仁波切給尊者圓滿地傳受了皈依戒與居士戒,並取法號為:鄔金尕王尼瑪(喬智仁波切是用喇智仁波切的法號中間字為飾而取的)。又給尊者傳授了《天法》、《熱那》、《彩虹》、《噶林寂忿》、《三部八大法行》和《瑪德僧哈》等成熟諸多法門。

藏曆第十六勝生周地狗年(西元1958年),尊者九歲。此時是尊者前世(第二世喇智·能智嘉措)的圓寂之年,為了消除壽障,尊者遵照喬智仁波切的旨意蒞臨多智欽寺。在多智欽仁波切仁增旦貝堅贊處圓滿地聆聽了《寧提四心滴》與《二函》所有的成熟解脫竅訣妙法。

此時的尊者尚未成年,但生生世世中持戒的功德習氣,使他變得智慧過人、守分守己、眾人上下為之讚歎。不幸眾生福報淺薄,因共業所感,此時的藏區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浩劫,世局的不穩定直接影響了僧侶清淨的修行和平靜無浪的生活,為了避開災難,尊者及經師·喇嘛們往西部逃難。業因緣故在途中尊者被槍林彈雨的混亂中不幸與經師走散,孤身一人落到無邊無際的大草原上。方圓百里看不見到人,連鳥叫的聲音都沒有。在佛菩薩的加持下,尊者用了七天七夜時間走出草原,沒有糧食也沒有水的充饑,也能度過難關。如不依賴本尊與護法加庇,又怎能做到,同時也正說明尊者的確是毫無謬誤的轉世靈童,濁世眾生的怙主。正如《寶性論》雲:“為何蓮花在水中,而且水無礙水長,如是此乃亦世間,生而無需世間法。”如《經莊嚴論》雲:“不管富裕與窮時,清淨煩惱苦無畏。”在此期間,有一天晚上,尊者在夢中拜見了恩師怙主喬智仁波切,並賜給尊者如同水果般的丸東西說:“此可充饑。”並以契克印轉繞四方,周圍燒起熊熊烈火。之後,尊者借助護法神的引領,安全地到達了瑪多波拉牧區地方,在那裡尊者與普通小孩子一樣,度過了兩年的歲月。此時,以大成就者怙主噶龍仁波切的超然的預見神通,得知尊者還在世,就派尊者之兄貝瑪曲貝仁波切去尋找,尊者才得以回到家。當時的西藏正處於政局極度不安震盪之際,尊者的正常生活和學習都受到重重打擊,甚至有人讓尊者去殺那些小鼠。但是尊者前世串習已久的菩提心始終如一,追隨先輩高僧足跡,寧願捨棄自己生命也不殺眾生。為了不殺小鼠尊者故意把自己腳用火燒壞而不能行走,才逃過這一關的。如經中雲:“家畜及知友如實父母,原捨棄生命亦不殺生。”華薩日哈曰:“雖然圓滿世俗佛,未斷而修持福報,消除輪回之恐懼,然而謹慎怕造業。”那時,很多德高望重的大師都示現圓寂,也有人被迫還俗,也有一些持戒的謹嚴地大師們成為了獄中囚犯,受持清淨戒律的人廖若辰星,此時佛教衰落時期。

如《大幻化經》雲:“受持世間世俗時,未證無上菩提果,懼世俗生出離心,易得無上菩提證。”如《本生》雲:“倘若法行以世俗修持,只持世俗法未持正法,與正法相違以及功過,吾等眾生誰欲持世俗。”尊者厭離世間法生起無畏的出離心,不怕艱難。並敬拜精通五明博學的大堪布阿恭·圖丹晉美誠列為師。尊者二十四歲時,即藏曆水牛年(西元1973年)九月二十二日佛祖天降日的殊勝佳日在阿恭堪欽(大堪布)仁波切處圓滿地獲得了清淨的前分沙彌戒與後分進圓戒(比丘戒),取法號為圖丹·尕旺尼瑪夏智誠列華桑波。從此,尊者對於持戒如同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地謹慎守護、過午不食、青草不割,成為持戒波羅蜜多的榜樣。如《入中論》雲:“已圓滿持戒功德,而夢中亦不犯戒,身語意行為清淨,受持正法十善業。”世親論師曰:“守戒具足聞思慧,極為精勤而修行。”待政局稍微暖和,尊者在宣說顯密之日的阿恭堪欽仁波切座下聞思了《三毗奈耶事儀軌》、《寧體前行》、《天法前行》、《三律儀論》、《三句精義》等甚深妙法,並獲得各新舊伏藏法的成熟解脫。且先後於格澤堪千洛桑謝熱、阿尼亞堪布·洛桑慈誠、喜力堪布·旦增桑波、嘎瓦·堪布洛桑慈誠等諸多賢哲的座下聞思了《三十頌》、《音勢論》、《三律儀》、《普賢上師言教》、《龍樹親友書》、《入菩薩行論》、《龍欽七寶藏》、《噶瑪不定善戒律注疏》、《新伏藏頓超六月法》等,以及全知麥彭仁波切的所有文集。另外,尊者依止寧瑪怙主敏林瓊仁波切、瓦索法王、活佛洛桑敦珠、蔣康活佛圖旦華爾桑、鄔金古森林巴、日修堪布沃色華旦、噶龍活佛班瑪德欽卡隆楊巴等圓滿聆聽大量前譯伏藏品竅訣甚深法,在此未詳述。欲知者請詳閱尊者聞思記和《達唐寺廣志》。

於藏曆鐵馬年(西元1981年),尊者三十二歲時,任瑪甯貢瑪室外法會第十一任堪布登上寶座。依照大譯師達摩希教誨建立了三毗奈耶事儀軌,並擔任夏安居堪布。為頗多地信徒傳授了沙彌戒和進圓戒,為佛教付出巨大貢獻。藏曆水狗年(西元1982年),尊者三十三歲時,帶領百位僧眾蒞臨達唐寺,登上喬智·秋吉喇維仁波金寶座,並給幾千名弟子和善男信女傳受靜猛自解脫的熟竅訣灌頂。從那時起至今日,為了教法住世及救度九生有情得樂離苦增長福報,而興建了大量的三寶所依處:高三層內擁有一百四十六根柱子的大雄寶殿:殿內供主尊銅制的報身釋迦牟尼佛、右為無量光佛、左為蓮師降伏萬物像、還有不動如來佛、金剛薩埵菩薩、彌勒菩薩、文殊菩薩、靜命論師、法王赤松德贊等諸多佛像和三身所依品;禪院大密了義洲;護法神殿;下院大尊勝塔;銅色吉祥山蓮花光宮殿內供奉有十三個銅制的壇城,殿內主尊為一丈高蓮師、還有君臣二十五尊與蓮師八變等無數身語意所依品;圍繞寺院的諸多小轉經輪和大轉經輪幾千個;聞思佛學院的大殿與僧舍;靜處宮殿等所新建的和計畫修建的資金皆由尊者親自募化而來。總之,尊者把文革期間把徹底被摧毀的大殿及僧舍和轉經輪等所有全部重建完成,又把昔日猶如極樂淨土的達唐寺院重現在達唐的草原上。這一切都是尊者的慈悲發願力和功勞。

另外,尊者邀請第四世多智欽仁波切晉美誠列華巴爾和堪欽晉美彭措勇列等諸位高僧們蒞臨該寺傳講前譯伏藏品熟解脫甚深密法,引領眾生趣入解脫。尤其是,於藏曆木狗年(西元1994年),尊者特從印度恭請甯瑪派教主——怙主貝諾法王晉美圖丹夏智曲吉紮央吉祥賢蒞臨達唐寺並傳授《大寶伏藏》和《噶瑪經續》一切成熟解脫法。法王賜任尊者為自己的繼承法王,並賜尊者法號:圖丹勒夏瑪維僧格、智美沃色貝勇列、佛子汪波傑貝多吉、鄔金居麥切秋杜巴咋等。尊者在東藏宗山腳下草原(四川阿壩縣境內)拜見了第十世班禪大師,並聆聽了諸多教誨。班禪大師也曾多次吩咐尊者蒞臨北京高級佛學院與劄什倫布寺,因寺院事務繁忙一直未能啟程。

此時,光明大圓滿耳傳的總持者堪欽明色仁波切預言尊者是大圓滿光明耳傳竅訣的繼承人,特派大使前往邀請。尊者應邀前往堪欽仁波切處,仁波切首先給尊者傳受菩薩戒和講授《龍薩破瓦解脫》、《前行彙集》、《龍薩前行》、《噶當巴淨土法》等共同教言妙法及不共法竹旺兩大中略耳傳、《益西喇嘛》(智慧上師)、《普賢心髓》、《圖旦木那兒瑪》、《龍欽·法界寶藏》、《多珠新圓滿》等諸多甚深竅訣,仁波切在堪欽阿噶仁波切處所獲得所有光明耳傳竅訣如同滿滿的竅訣寶瓶灌入另一寶瓶般的傳授給尊者,並認定其為大圓滿竅訣耳傳的繼承人。且吩咐尊者從五十歲開始要為有緣弟子開示傳授耳傳竅訣法門。

藏曆水雞年,尊者四十四歲時,應邀前往嘉絨米亞羅寺(阿壩州理縣米亞羅寺院)和梭木寺(阿壩州瑪律康縣梭木鄉境內)等嘉絨五部內的本寺分支寺院,並傳授灌頂和佛法,使白玉不共傳承得到廣大弘揚。西元1995(藏曆木豬年),尊者四十六歲時,應晉美彭措法王之邀請,前往喇榮五明佛學院參加“十萬持明大法會”,法王如意寶讚頌尊者如天上的月亮,並讓尊者擔任為此法會的金剛上師。法王如意寶再傳授伏藏品噶旺九尊和緣起除違等竅訣和灌頂,並認定為自己的繼承傳承者和寧瑪佛教的法主。並收到受持白玉派傳承者的寺院和分支寺院的高僧們供養尊者並邀請尊者到自己的寺院講法和關照。在果洛、嘉絨和理塘地區有諸多分支寺院。如:燈塔大樂法洲、康薩德合隆寺、哇賽寺、班欽寺、阿素魂果寺、巴那寺、唔嚓寺、紮西果芒寺、阿素喇郭寺、瑪爾榮寺、曲容懂日寺、美唯日郭寺、聖地觀音寺、恰達寺、色日修達寺、恰拉寺、郭尤南加寺、松崗諾悟寺、木爾宗寺、米亞羅薩旦寺、加卡薩都班瑪噢林寺、党壩多居寺等擁有百座分支寺院捐助複建因文革時期而被摧毀寺院,並傳授白玉自宗傳承、灌頂和竅訣;再制定寺規並且賜予資金和三身所依品。

尊者不僅對本寺修建和供奉了以上所述的諸多的三寶所依品。而且是“三身大法會”的主尊金剛上師;每年的山居三法、修行院和禪院(兩座閉關院)尊者傳授白玉派自宗獨有的甚深妙法、灌頂、傳承和教導從不間斷。有時也講授《天法》和《熱那伏藏品》的甚深竅訣成熟解脫妙法無邊。尊者對佛教獻出了巨大的貢獻,把佛教的根本別解脫戒(沙彌戒和比丘戒)傳受于近萬位僧人;本寺中住僧團皆皆清淨的比丘和沙彌戒,破戒者一律摒除寺院,僧團就像夏天的湖般增長,功德圓滿無量。

尊者對於外別解脫戒非常謹慎之外,對三毗奈耶的實踐也很熟練,因尊者在無數個前世中串習了佛子菩薩行,內在的菩提心是廣大平等的,特別對於那些無依無靠者更是細心照顧。對於秘密金剛乘的修持趣入融合,對於極密光明耳傳口訣的行持更是達到極點,身旁常常有諸護法神眾相伴,有關宿命通與親見不共上師喬智仁波切之事,前面已提起過。另外,尊者初建大雄寶殿時,繪畫唐卡時“秘密八大法行”的草圖自然而成;經加持用少量的金汁塗滿了三層高的三尊佛像和諸多佛像,且用之不盡;尊者的侍者與管家經常收到許多未見過奇特的物品;少量的東西且用之不盡得到懷業的象徵。如經雲:“昔日迦葉佛,授記于吾時,已得八地佛,具足十懷業。”又雲:“昔日金剛持賜令,諸護法真實守護,受持佛教證法者,特加持意樂成就。”在築建蓮師銅色吉祥山宮殿時,尊者于光明境中,遇到一位紅人騎著紅色的馬,來到尊者的面前賜予他一樣東西說道:“這是招財袋,請依止此物品建立宮殿,會圓滿成就和將會利益無數眾生。”此是護法籽瑪的授記和賜物;當時,為銅色吉祥山蓮花宮殿畫尺度時設計,尊者又看見兩名白紅骨髏在畫尺度設計;又在前譯高等顯密聞思佛學院修馬頭明王會供時,壇城中的甘露增出壇城外,所有佛學院僧眾都親見;還有一次尊者在為某位亡者超度時,覺知此亡靈被哇若化身南卡晉美仁波切把靈魂招收在一個小匣子,尊者僅一聲“啪的”,就把小匣子炸開,靈魂拋向于淨土,侍者們親眼所見。以上種種的神通皆被侍者們親眼所見。這些都是現見一切涅寂二法皆不離空性之境界所生起的證量。當然,有關於秘密神通還有不計其數,我等凡夫對於這些密傳,除非能與尊者同等證量或超於尊者的境界,否則很難瞭解其中奧秘。如《入中論》雲:“不是鳥飛盡天而返回,而是鳥疲憊無能返回,聲聞獨覺菩薩皆贊佛,功德無際之中一點點。渺小之吾宣贊佛功德,怎能圓圓滿滿宣說呀!”在猶如大海般的內外密傳記之中,以上記述僅僅是尊者前半生裡的外傳的一部分而已。

 

 

址:澳門羅飛勒前地30號家和閣15樓  電話:+853 2899 3800  傳真:+853 2899 5522

網址:www.padmakarpo.org   電郵:jangling88@yahoo.com

Copyright © 慈友白蓮本色會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